练瑜伽,瑜伽路上,瑜伽微社区,瑜伽网,睡前练瑜伽,瑜伽,睡前瑜伽,瑜伽塑身课
ad
主页 > 睡前瑜伽 >

iene-300:以她之名

2018-11-29 12:05 来源:瑜珈之光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ad

她出生时是个男孩儿,如今在同很多男人的比赛中依旧取得胜利。

她就是职业泰拳选手变性侬·萝丝(Nong Rose)。

她将在巴黎与法国冠军阿克拉姆·哈米迪(Akram Hamidi)展开对决。

泰国,北柳府(Chachoengsao),距曼谷以东两个小时车程的一个城市,它的地势像人的手掌一样平缓而略有起伏。刚刚下午,安静祥和的大街上依旧热浪袭人。在两排房子中间,街上的几只狗用懒洋洋的目光看着四个拳击手迈着一致、紧凑和机械的步伐在柏油路面上跑步。棕色而蓬乱的头发,圆滚滚的肩膀和肱二头肌,敦实的外形和冷峻的面孔,让他们看上去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如果不是这大汗淋漓之下依旧鲜艳的口红,人们是分辨不出她的。侬·萝丝,21岁,像男人一样的训练。在拳击台上,她如同男人一般的攻击会让对手很痛。“我的身体依旧像男人一般,但我是一个女生。”她一边擦着额头的汗水调整着文胸,一边温柔地说道。

侬·萝丝·巴恩·查若昂苏克(NongRose Baan Charoensuk)是一名“卡托伊”(katoey),泰语里变性人的意思,也就是俗称的人妖。她本为男儿身,如今的性别归为女性。在泰国,很久以来变性者的身份在这个宽容的国家里已经见怪不怪了。虽然在个人的官方文件里依然禁止修改性别,但变性者的身份在曼谷和农村地区都被广泛地承认和接受。

去年六月,侬·萝丝用她的脚、膝盖和拳头为自己赢得了一个历史性的地位。她成为第一个登上了的拉加丹嫩泰拳馆(Rajadamnern stadium)擂台的变性人拳手,该馆建于1940年,是泰拳的圣地之一,而站在她对面的是一个男拳手。比赛结束时,裁判毫不犹豫地宣告她获胜。侬·萝丝在比赛中的击打更有力量,这次胜利让她作为职业拳手的战绩累计到今天达到了52胜8负。一个月之后,这个54公斤1米60的小个子又赢得了一场胜利。她再一次地让自己成为擂台的主宰。“我真的无能為力,她的击打太强太精准了。”对手承认道。接下来,她将首次登陆巴黎,在顾拜旦体育场举行的泰拳盛会上迎战法国泰拳冠军阿克拉姆哈米迪(AkramHamldl)。

她的故事听上去像是一个传奇。她用极致平和的语调讲述着自己,在开始和结束时都报以羞涩的微笑。“我从7岁起开始打拳。那并不是我自己的决定,而是我叔叔的意思,他当年也是一个优秀的拳手。他当时感觉到我会成为一个变性人,他就觉得打泰拳会阻止我成为那样。”一年之后她就进入了比赛。她的家乡是在寇叻市(Khorat),位于泰国最贫困的依伞省(Isan),有天赋的拳手在那里像木瓜一样遍地都是,她便在那里开始了泰拳生涯。很快她就打遍各种乡村寺庙集会的比赛而无敌手。而和她一起学拳的双胞胎哥哥宋拉克(somluck)就一直处在她的影子里。“他比我先出生九分钟。”侬·萝丝不无骄傲地仔细说道。

十年之中,她的日常生活很自然地被打拳和上学充满着。“好的年份,我可以打—百多场。我经常赢。获胜让我进步,我喜欢胜利。”是出于乐趣还是热爱呢?侬·萝丝对此没有正面答复,她这样总结道:“尤其是为了钱。我很快就能赚一些钱,然后就赚得更多。钱带给我独立,让我很小的时候就不再依靠我的父母。”开始的时候,一场胜利能给她带来4000到5000泰铢的收入,相当于一百多欧元,另外还有赌拳的抽水。“我有时能在一个村子里的集会上赚25000泰铢(大约600欧元)”她说道,“除此之外还有黄金作为奖励,有一次甚至得到了了一台汽车。”如今她每晚可以挣10万泰铢,差不多2500欧元,五倍于泰国的平均月工资。

14岁时她的名气就超出了依伞省的范围。她决定做出改变,像褪去一张老皮一样放弃了原来的绰号洛特(Rot),从此以后她便成为了萝丝(Rose)。“我自己决定成为一个变性人,”她坦承道,“我等待了很久才这样做,但在我的思想和身体里,我从小就知道我不是个真正的男孩。改名字使我更加的改变了。我选择了一个丝毫没有男子气的名字。我是一朵玫瑰(rose),但却是一朵带刺而有毒的玫瑰。”她的家人是怎么反应的呢?“没有引起任何问题,”她一言以蔽之并对这个问题感到惊讶。

18岁时,一次会面加速了她命运的转变。她的经纪人把她介绍给PariyakornRatanasuban女士,她是泰拳界的重要人物,唯一的女性泰拳推广人,也是界内教父songchai Ratanasuban的女儿。“我第一眼就明白了我的手刚刚触摸了一个未来的超级明星,”她坐在满是她父亲照片的曼谷的办公室里说道,“侬·萝丝不只是一个在男子比赛中的变性者,她首先是一个优秀的拳手。在我们第一次的会面中,我就对她的优雅和良好的教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今我得到了她的信任,我可以以女人同女人的身份和她交流。”

她们两人_起打造了一份职业成长计划。Pariyakorn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人,先是从小就在拳击台边上向观众卖票,然后又学习了社会学并在一家大企业里工作了两年。她当时提出了一个既定目标:寻找对手。事实上这并不简单。“侬萝丝只能同男子进行比赛,”她说,“因为女子选手在她面前不堪一击。但是有一些拳手拒绝同她较量。因为他们知道那样要承受巨大的压力,以及万一失败后将受到的批评。不过也有相反的,我有时也会遇到对她很感兴趣的男拳手。他们认为这样的比赛会有巨大的广告效应。”在泰国,侬萝丝的名气还没有超出她所属的业界。泰拳爱好者追捧她,大众也在渐渐熟悉她,但始终没有赞助商敲响她的大门。

侬·萝丝在一年之中会有好几次离开寇叻,和已经是她教练的双胞胎哥哥一起去北柳府的一个训练营进行三周的封闭性训练。这三周每一天的安排都相似得如同每滴流下的汗水:5点半起床,气温升高之前在凹凸不平的公路上完成十八公里的长跑,然后是打沙袋和跳绳,然后是早餐,接着休息到下午的早些时候。侬萝丝独处的房间看上去像是一个单人牢房。地上铺着一条不比被子厚多少的床垫,两个塑料盒子里装着她的个人物品,其中有个话筒。“我喜欢唱歌,尤其是泰国和老挝的歌曲。等我不再打拳之后,我可能会开一家卡拉0K餐厅。”下午又是一场长跑,但长度减少到五公里,接着又是打沙袋和跳绳,最后是上拳击台练习。19点,淋浴然后晚餐。20点30,熄灯睡觉。三周如一日,没有半天的问断,单调而折磨人。“但我不觉得这样很苦,”她坦率地说道,“没有这样严格的训练,我没有任何机会能继续获胜。”

跳下拳击台,她打了第一个电话,而这总是给同一个人。智能手机屏幕显示的是一个小伙子的脸。“是我的男友。”她轻轻地说道,“他也是个拳手。”接着她打开化妆盒拿出一个袖珍镜子。“打拳时我是一个斗士。但只要一结束,我就重新变回了女人。”


ad

 

(责任编辑:睡前瑜伽



网站介绍

    瑜珈之光-练瑜伽,瑜伽路上,瑜伽微社区,瑜伽网,睡前练瑜伽,瑜伽,睡前瑜伽,瑜伽塑身课

ad
ad